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,中原大地正逢乱世。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,一路向南开进。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。但是即便是在溃逃中,国军这些散兵游勇还不忘沿途洗劫百姓。因为战乱的缘故,百姓的存粮本就少得可怜,根本经不起这样轮番折腾,以至于许多人活活饿死,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,支离破碎。

小海生活在豫南某县一个贫穷的小村庄。一家人靠着父亲种田维持生计。最近几年收成一直不好,一家老小一直处于饥一顿饱一顿的窘迫状态。不久前,溃逃的国军又来到了这里,几乎把村子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给搜刮地一干二净,什么都没留下。小海的娘也被掳走了。小海一家和村子里的其他人家一样,陷入了严重的饥饿中。

“爹,我饿,我好饿……”弟弟小河一边哭,一边扯着父亲褴褛的裤脚:“我要娘,娘啥时候才能回来啊。”

“你娘她……回不来了……”小海爹沉重地叹了口气,抬起头目光呆滞地看着小儿子和不远处正在生火的大儿子小海。家里仅剩的可以吃的粮食,就只有一点儿快要坏掉的黄米面儿,半个多月以来,父子三人都是靠着草根,树皮还有野菜熬过来的。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尤其是小儿子小河,身子骨本来就弱,这一饿更是瘦得皮包骨头,像个怪物一样。

“饿,我也饿啊……”小海爹喃喃自语道,他知道,这样绝对不是长久之计。如果不想办法填饱肚子,即便是逃难都成问题。

“肉,好想吃肉啊。”小海爹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美味可口的鸡鸭鱼肉来,人,越是在饥饿难耐的时候,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。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吃些好的东西,填饱自己干瘪的肚子。可是,现在连唯一的存粮都快没有了,又从哪里弄肉吃呢。

“爹,我饿,我饿……”瘦弱的小河又开始哭闹了起来。小海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可就在这时,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荒诞的念头。

“小海,小海!”小海爹大声叫着小海的名字,小海听了,连忙放下手里的活,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爹,野菜汤还没煮好呢……”

“吃什么野菜汤啊,一会儿咱吃点儿好的,你先出去玩一会儿,爹来准备。”

“哦,知道了。”小海一向很听话,他小心翼翼地走出了家门,朝着外面走去。一边走,他一边思索着刚才爹说的那句话,好吃的,会有什么好吃的呢。家里的情况他是清楚的,肚子都填不饱,就更别谈能吃上什么好东西了。或许,这只是爹跟自己开的一个小玩笑吧。想到这里,小海苦苦地笑了几声。

村子里面空荡荡的,一个人影也没有。这也难怪,肚子都吃不饱,又怎么会有人出来散心呢。没办法,小海只好坐在村口的大树下闭着眼睛休息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正在他饿得昏昏欲睡的时候,小海突然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,他猛地睁开眼睛,嗅着这香味寻了过去,跑了没多远他才发现,这味道,正是从自己家厨房里冒出来的。

“爹做好东西了!”小海连忙快步朝家的方向跑去。进了院子后,他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厨房的门。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,一股夹杂着浓郁肉香的白色蒸汽扑面而来,一下子把小海的口水都给勾了出来。小海走到锅灶旁一看 ,只见锅灶上赫然摆着五个成人巴掌大小的黄面窝头。就在这一瞬间,他的心情立刻由惊喜变成了失望。

“小海,快吃吧,爹刚蒸好的,把咱家最后的黄米面儿都用了。”小海爹平静地说道。

“谢谢爹。”虽然与想象的落差有些大,但总算是又有了像样的东西吃。小海就没再挑剔。他抓起一个窝头用力一咬,一股鲜美的汤汁顿时喷涌而出,一下子在小海的口腔里弥散开来。让他感觉到十分舒服。

“肉,是肉!”小海惊讶地大叫了起来,没错,那看似不起眼的窝头里,的确包着白生生的肉块,从前逢年过节都难得吃上一点儿荤腥,可就是在这种比以往还要艰难的环境中,他做梦都没想到能吃上这么好的东西。

“你喜欢吗,喜欢就多吃点,这些,都是咱们爷儿俩的。”小海爹干干地笑了几声。

“爹,弟弟呢,他去哪儿了?”这时,小海突然发现,弟弟小河不在旁边。以往吃好东西的时候,这个小家伙总是泡在最前面,而今天却反常的不见了踪影。

“小河,被我送走了……”,小海爹哽咽地说道:“我把他卖给了镇上的有钱人,跟着我,他只能干受罪。这些肉,就是用卖他的钱换来的。”

“爹……!”小海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:“我不要被卖掉,我会很听话的……”

“傻孩子,爹怎么会卖你呢,我可不舍得……”小海爹不由自主地舔了舔舌头,缓缓背过了身子。天真的小海只顾着哭,没有发现父亲此刻正在偷偷地冷笑……

小海父子俩靠着这几个肉窝头,总算是美滋滋地吃了几顿。肉的美妙滋味让他们委屈的肚皮终于得到了短暂的充实。然而好东西总有吃完的时候。几天之后,肉窝头也吃完了,家里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了。

“爹,咱家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了,咋办啊?”小海一脸为难地对父亲说道:“现在天冷了,外面野菜也不好找了。”

“呵呵,傻孩子,还有肉呢。”

“啥,肉在哪儿呢?”小海吃惊地望着父亲,只见他不慌不忙地站起身子,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:“跟我到厨房来……。”

“哦,知道了。”小海只好跟着父亲进了厨房。一进门,父亲就偷偷地拉上了门栓。而小海却全然不知,他瞪着大大的眼睛,仔细地搜寻着父亲所说的肉,但却什么也没有找到。

“爹,没有肉啊。”

“怎么没有,你,不就是肉吗?”小海爹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。

“什么?”小海听了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,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感觉后背一阵剧烈的疼痛,他痛苦地惨叫了一声,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地上。

“小海,别怪爹,实话告诉你,那几个肉窝头就是用小河的肉做的。没办法,谁让他托生在我们这样的家呢。”小海爹的嘴角不断地淌着涎水,如同地狱来的恶鬼一般,他拎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,缓缓地朝小海走了过来。

“儿子,你尽孝心的时候到了,放心,爹,会一辈子记住你的!”

“不,不要,爹,求求你,不要吃我。”直到这时,小海才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他苦苦地哀求着父亲,试图让他平静下来,可是根本没有用,父亲已经举起了菜刀,用力地朝他的身体劈了过来……

“啊!……”

本故事独家授权【灵异吧】网站发布,更多免费鬼故事,打开浏览器搜索【灵异吧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