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夏郴在回家的路上,捡回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

小猫的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,夏郴想,伤成这样还能活下来,幸好它遇到了自己。给小猫处理完伤口后,夏郴决定给它起一个霸气的名字——金角大王

“以后你就叫金角大王啦,我呢,就是你的主人。”夏郴摸摸小猫的头,被小猫有气无力地挠了一下。

“愚蠢的人类!”猫想。

夏郴的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,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。夏郴发现金角大王和别的猫不太一样,它看起来很小,食量却大得惊人,吃得比自己还多。而且它从来不吃猫粮,也不吃小鱼干,夏郴吃什么,它就跟着吃什么,每次吃完,还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
“喂,你那么能吃,我都快被你吃穷了!”夏郴一边抱怨,一边给金角大王夹了一大块肉。

金角大王翻了个白眼,想:“你这儿伙食那么差,我从来没吃饱过,要不是看在你救了我一命的份上,我早把你吃了。”

夏郴不知怎的,感到脊背一阵发凉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金角大王的伤也慢慢痊愈了。而夏郴非常郁闷,她养猫就是为了撸的,可每次她伸手要撸,金角大王就会一脸嫌弃地跑开,偶尔还会在她手臂上留下一道红爪印。

久而久之,夏郴也就学乖了,只是时不时地在吃饭时抱怨两句:“臭没良心的,我对你那么好,居然连摸一下都不让。”

每当这时,金角大王就会翻个白眼,叼一块肉,头也不回地离开饭桌,留给夏郴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那天晚上,夏郴接到了一个从外地打来的电话。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那天吃完晚饭,夏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,金角大王窝在她对面的沙发上,看夏郴看电视。突然,夏郴的手机响了起来,来电显示是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。

“喂,您好,请问是哪位?”

金角大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它只知道,一分钟后,“砰”的一声,电话从夏郴手中滑落,掉在了地上。随后,夏郴也瘫倒在地。

金角大王从未见过夏郴这般模样,从一脸的不可置信,到崩溃,再到哭得撕心裂肺,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。它不知所措,心里好像还有一点微疼。

它走到夏郴面前,围着她绕了两圈,不时用脑袋去蹭夏郴的手和腿。人类的猫好像都是这样安慰人类的吧,它想。

“金角大王,”夏郴哽咽道,“我再也没有父母了······再也没有了······我只有你了······”

原来,夏郴的父母在外地工作时,出了车祸,二人当场身亡。她把金角大王紧紧箍在怀里,勒得它近乎窒息,湿热的眼泪砸在它的绒毛上,可这次它却意外地一点也不反感。

再三犹豫后,它试探着开口:“嗯······乖,不要哭了······”

夏郴惊恐地放开手,害得它砸在地上摔得生疼。

“你你你你你你你是男的?!”夏郴尖叫。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你你你你你你你之前还看我洗澡!”

“我没别的意思······”

意识到关注点不对,夏郴又尖叫:“你你你你你你你会说话?!”

“我我我我我我我会啊······”

刚刚那个关注点好像也挺重要的。

夏郴冷静了片刻,凑近细细看着他:“猫居然会说话?”

金角大王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耐心地说:“我是龙,不是猫。”

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夏郴又激动了起来:“你你你你你你你是龙?!”

龙一头黑线:“妹子,咱说话能不结巴吗?”

“可你明明是只猫啊!哪有长成这样的龙!”

“我真的是龙,我之前受了重伤,龙的体型太大了,需要很多的能量养伤,所以我才变成猫的样子。”龙想,要是搁以前,他早一巴掌把夏郴拍死了,可现在他居然那么耐心地向她解释,看来愚蠢果然会传染。

夏郴突然一把把龙举了起来,左看看,右看看,然后又把他凑到脸上蹭了蹭:“你真的是龙?!我居然养了一只会说话的猫!啊不,会说话的龙!啊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她蹭了龙一身的鼻涕眼泪,龙只觉得,这姑娘心真大,爹娘刚去世,居然还笑得出来。

嗯······还有,虽然很羞耻,但被她抱着居然挺舒服的。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夏郴的父母的葬礼上,夏郴抱着龙,又哭成了一个泪人。龙只能趴在她怀里,笨拙的安慰她。

“喂,你别哭了······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真的很丑诶。”

夏郴哭得更厉害了。龙很郁闷,明明夏郴看的那些无脑言情剧里,男主都是这样安慰女主的。夏郴看的时候感动得稀里哗啦的,怎么用在她身上反而不管用了呢。

龙很认真地看着夏郴,心想,可能是因为她哭起来也很好看,不像那些电视剧里的女主,哭起来是真的很丑。看着看着,夏郴怀里那只猫的脸,居然微微地红了。

从那之后,龙每天都去厨房指挥夏郴怎样做饭才好吃,会窝在夏郴怀里陪着她看脑残言情剧,会在夏郴睡不着的夜里给她讲龙族的历史和故事,会给她唱不着调的歌哄她入睡,会陪夏郴打“吃鸡”。每次在一旁看着夏郴气急败坏或是洋洋得意的样子,他的脸上,就会发生粉红色的化学反应。

夏郴喜欢拉小提琴。每次她拉小提琴,龙就窝在旁边很享受地听着,有时拉到高潮,他还会起身扭着肉嘟嘟的小屁屁转两个圈,假装自己在跳舞,还美其名曰龙族的拉丁舞。

夏郴说,她以后想种一片桃树,然后春天就在桃花下拉琴。

龙想了想那个画面,脑海中冒出四个字——五味俱全。

龙不太会用成语,每次他用成语,夏郴都有一种他想把自己吃掉的错觉——虽说也不一定是错觉。于是夏郴就教龙成语,作为回报,龙要任由她蹂躏半小时。

“金角大王,你变成龙是什么样子的啊?我好想看看。”

“你家太小了,要是我变回龙,会把你的房子撑坏的。”对于“金角大王”这个名字,龙起初还表示过抗议,时间久了,也就习惯了,懒得吐槽了。

“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!”夏郴说着就抱起了龙,兴高采烈地出了门。

夏郴的家就在一座小山包的脚下,她顺着房子后面一条偏僻的小路上了山。一路上夏郴都在碎碎念,说东说西,说得龙都快睡着了。

就这样沿着山路走了好久好久,终于到了夏郴口中的目的地——山顶一片长满了月见草的空地。莹莹月光下,月见草随风轻晃,星星点点连成一片,美得如梦似幻。

“喏,就是这儿了,好看吧?”夏郴迎风而立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带着月见草香的空气,回过头看着龙笑道。

龙看看满地旖旎的月见草,又看了看笑得像蜜糖般甜的夏郴,神情认真:“好看,贼好看。”

在夏郴期待的目光中,龙变回了原型——

一只全身覆盖粉色鳞片的,巨大无比的龙,尾巴尖上还有一团白色的毛球。

龙很尴尬,很难为情,毕竟他这么娘气的外表,可能会让他的威严一扫而空。

果然,看到他变回原型后的样子,夏郴愣了片刻,然后开始狂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没想到你长得那么娘,比我还夏郴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粉色的龙!”

龙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不过你尾巴上那个毛球真的好可爱啊!”说着,夏郴便向它的尾巴跑去。

“别碰那儿,痒!”龙还没来得及说完,夏郴就熊抱了上去。龙被碰到了痒痒肉,倒在地上滚来滚去,笑得停不下来。

一人一龙玩闹了许久,有些累了便双双躺在了草地上。

“金角大王,你们龙族只有你一条龙吗?”

“怎么可能,我们龙族有一个国呢!那里很大,很巍峨,很壮观。”

“那你喜欢你们的国度吗?”

龙沉默了片刻:“不喜欢。那里太冷了,什么都是冷的,冰冷的宫殿,冰冷的城墙,在那里待久了,心也会变冷。”

“那你有你的亲人吗?你会想他们吗?”夏郴吐掉嘴里叼着的草,转身看着龙。

“有,但我不会想他们,他们也不会想我。”

“哦,你们龙真奇怪,”夏郴往龙身边缩了缩身子,“金角大王,我有点想我的父母了。”虽然父母总是在外工作,很少在自己的身边,可是在夏郴的记忆里,小时候他们带着自己去公园游乐场的情景,一直都特别清晰。

龙不知道能为她做些什么,只能静静地听着她说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龙试探着开口,“别难过了,要不······我借我尾巴上的毛球给你玩玩?你轻点儿,轻点儿······”

夏郴才刚扑上去,龙就笑得停不下来了:“哈哈,我不行了不行了!要不这样,你骑到我背上来,我带着你飞一圈?”

听到这话,夏郴两眼放光,欢天喜地地跳到了龙的背上。

龙挥动起巨大的粉色翅膀,向着夜空飞去。夏郴抱着龙的脖子,将身体紧紧地与龙贴在一起,龙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跳。

龙带着她飞过高山,飞过楼房,穿越云层,在海边降落。海风带着淡淡的咸腥味迎面扑来,海天一线,已有了微光。

龙记得夏郴说过,想在海边看一次日出。

一人一龙坐在海边的沙滩上,海浪一声一声地拍打着礁石,一轮红日从海面上慢慢浮出,天边的颜色从粉紫色变成了粉橙色,最后变成了乳白色。

太阳完全升起来时,夏郴已经靠着龙睡着了。龙一动也不敢动地看着翅膀下夏郴熟睡的脸庞,看着她微微颤动的睫毛,面色微红,鼻息均匀,已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画面。

那画面,关于夏郴,关于未来。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龙一次次载着夏郴飞过森林,飞过大海。他们一起看夏花冬雪,看星辰日月,飞累了,龙就变出一朵云来,让夏郴在棉花糖般的云里沉沉睡去。

直到有一天,他们醒来的时候,看到的不是南下的飞鸟,也不是蓝天白云——而是三头黑色的龙。

他们的体积不及金角大王那般庞大,却通身布满黑色的鳞片,面目狰狞,比金角大王更像真正的龙。

夏郴被吓了一跳,龙警惕地把她护在身后,夏郴第一次看到他那样严肃的表情。

“大皇子,老龙王已经病危,请您跟我们回去。”为首的老龙看上去毕恭毕敬,语气却十分强硬。

“我不回去!”龙的语气也异常强硬,“二皇子之前不是派人追杀我吗,你们告诉他我死了,回去拥立新主吧。”

“请大皇子不要胡闹。您的血统才是最纯正的龙王血统,老臣出来前老龙王也吩咐务必要把您带回去。”

“我说了,我不回去。”龙把夏郴护得更死了些。

“如果您执意如此的话,老臣只好冒犯了。”

夏郴还没反应过来,金角大王和那三头老龙便打了起来。金角大王看起来娘里娘气没事儿喜欢卖个萌,没想到打起架来那么厉害,对方三打一也没能占上风。

四头龙正打得不可开交,夏郴耳边突然有了疾风之声,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向自己冲来,她还没反应过来,便眼前一黑,没了知觉。

夏郴再次醒来时,已经不知自己身在何处。

四周都是密不透风的由玄铁打造的墙,墙上嵌着一道铁门,上了重锁。身边没有粉色的龙,也没有傲娇的猫,什么都没有。

“轰隆”一声,锁掉落在地,门被缓缓推开,出现在门后的,是之前那三头老龙。

“屠龙师,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直没对大皇子动手。”依旧是那头为首的老龙,他的声音苍老而有力,不怒自威。

“我不是屠龙师······”听到这个称呼,夏郴突然由心底生出一种恐惧,她突然觉得,自己就要失去某样很重要的东西了。

“你的体内分明流着屠龙师的血。”

“我不是······我不是屠龙师!金角大王,你们的大皇子在哪?我要见他!”

“你见大皇子也没用。你是屠龙师的后人,体内流着屠龙师的血。你的父母两年前在屠龙行动中,死于我龙族右护法的爪下。”

夏郴已经没有心思去吐槽这段对话太中二了,她整个脑子都嗡嗡作响,有和龙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,有他们一起飞过的山川大海,还有父母的死。

他······知道吗?

她呆呆地站着,那之后他们又说了些什么,她一句都没听进去。直到那句话突然刺入她的耳朵,顺着神经涌向她的大脑——

“你身上流着的屠龙师的血会侵蚀龙的元丹,吸走龙的精气,长此以往,他定会衰竭而亡。”

夏郴猛地回过神来,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那头老龙: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千真万确。”

难怪近来他的身体变得虚弱,连载她飞行,都很容易疲劳。

“我龙族念在你年幼无知,放你一条生路。你若还有良知,便离大皇子远远的吧。他是龙族未来的王,离开你,他才能一统龙族,登上至尊之位。”

“好,”长久的沉默后,夏郴开口,“但你们,能不能让我最后见他一面?”

老龙答应了她的请求。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再见到龙时,他站在龙族的城墙之上。听到夏郴叫他,他转过身来,脸上挂着一个一百二十度的笑容,只差冲过去把她举起来转几个圈了。

“我就知道他们不敢把你咋样!”龙把夏郴浑身上下检查了个遍。

确认没缺胳膊少腿后,转头对那头老龙道:“喂,老家伙,这是我喜欢的人,我要带她走,破王位我不要了,谁爱当王让谁当吧。这次谁若是敢阻挡我,就休怪我翻脸无情,格杀勿论了。”

“人心险恶,”老龙面不改色,“人类怎么可能以真心待你,更何况你应该知道,她体内流着屠龙师的血!”

“那又怎样?”龙一脸“爷不在乎”的表情。

老龙无语凝噎。

眼看拦不住他了,老龙看了一眼夏郴,说道:“也罢,您要跟她走老臣不反对,只是您要问问她,她喜不喜欢您。”

龙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:“她喜欢我,我知道的。”

他伸出爪子小心翼翼地碰了碰夏郴的头,夏郴的心跳,忽然漏了一拍。

“喂,丫头,你喜欢我的,对吧?”龙两眼放光,一脸期待。

夏郴死死盯着地面,满脑子都是老龙跟她说的话——“长此以往,他定会衰竭而死”。

她不愿去想,也不敢去想。放他走吧,她对自己说,虽然心里很难受,可过一段时间,总会好起来的。嗯,一定会好起来的。

“不喜欢。”可她却不敢抬头

龙突然愣住了,有些不知所措,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。随即他又笑开了:“别害羞了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

“不喜欢。”夏郴抬起头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龙。

“真的······不喜欢吗?”

“说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,你还要我说几遍?我是个屠龙师,我救你,和你一起生活,只是为了获取你们龙族的情报而已,毕竟龙族不是谁都像你那么好骗的。你别自作多情了,我凭什么喜欢你啊,你不过是我捡来的一只宠物而已,不过是一只很有新鲜感的能带着我飞对我百依百顺的宠物而已!”

龙突然特别难过。他看着夏郴满是嘲讽的脸,一时不知自己该摆出怎样的表情。

他就在那呆呆地站了很久,很久,然后像是累极了一般转过身去背对着夏郴,对着老龙摆了摆手:“算了,你放她走吧。”

夏郴被老龙一路带到龙族的城门下,离开前她抬头看着城上龙的背影,突然觉得,再也好不起来了。

夏郴还没来得及慢慢伤感,就又眼前一黑,失去知觉。

这次掳走她的,是二皇子的人。

二皇子以她为人质要挟龙让出王位,任由他们处置,否则就将她的心脏挖出来。

这次,龙没有半分犹豫:“放了她,王位是你的,我跟你们走。”

捆龙绳将龙一圈一圈绑了起来,夏郴被送出城前,他突然叫住了送走她的龙:“等一下。”

他最后深深地看了夏郴一眼,说道:“让她忘了我,忘了这一切吧。”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夏郴再次醒来时,已经躺在了家中柔软的床上。她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很久,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可梦里发生了什么,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她从床上起身,想要打一局“吃鸡”,可游戏开始后,她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心里空空的,似乎曾经有个人在她身边,一面嫌弃她的操作,一面耐心地陪她打游戏。

她揉了揉脑袋,心烦意乱地推出了游戏。当她窝在沙发上打算看偶像剧,那种感觉再一次涌上来。

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她都有那样的感觉,打游戏时,看电视时,吃饭时,睡觉时,每时每刻,挥之不去。

直到有一天,她打开了一个自己之前的日记本,看到上面记载着自己和一条龙的故事。

“啊,又是什么时候编的脑残故事,”之后随手一挥,本子掉进了垃圾桶,“最近神经真是有点不太正常啊。”

那个本子静静地躺在垃圾桶里。那是她和龙之间,最后的瓜葛。

和龙谈恋爱是一种什么体验-猎奇漫画
二皇子哪里肯放过龙,他登基之日,判龙以死罪,三天后行刑。

龙本就无心王位,他这一生唯一在乎过的,是一个巧笑嫣然的少女。那个少女在他受了重伤时救了他,温暖了他的生命,给他曾经苍白的记忆带来许多色彩。那个少女的名字,叫夏郴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,可能是在她给自己包扎伤口时,可能是在她试图摸自己却反被捉弄时,也可能是她抱着自己流泪的那天晚上。不管是什么,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。他记得那时夏郴教他成语时,曾说过一个词,叫一往情深,那时夏郴颇有诗意地轻声念道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”,那时他并不能全然理解那句话的意思,只觉得很美。而到最后他唯一学会的一个成语,便是这一往情深。

他是一头蠢龙,他只能蠢蠢地去喜欢。陪她打游戏,看电视剧,给她唱跑调的歌,哄她开心。他蠢蠢地以为,她也喜欢自己。

可她说她不喜欢。这大概是这头蠢龙这一生,最难过的事了。

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夏郴,她说她想在桃树下拉小提琴,他便偷偷在她家后面的空地上种下了一片桃树,待到来年开春时,便该发芽了。只可惜,他再也看不到她在桃树下拉琴的模样了。

第三天早上,龙便被捆着龙绳拉到了刑场。阳光强得晃眼,四处都是白晃晃的一片,干燥的风无声无息路过,什么也带不来,什么都带不走。

这天早上,夏郴在路边捡到一只受伤的小猫。看着小猫奄奄一息却依旧傲娇的模样,她总觉得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。

夏郴把小猫带回了家里,一路上小心翼翼,生怕弄疼了它。

龙被绑到柱子上,巨大的羽箭飞射而去,将他的双翼死死订在行刑架上。

夏郴喂小猫吃了点东西,又帮它处理了一下伤口。

龙的翅膀被撕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,黑红色的鲜血浸染了粉色的鳞片,在他身上绣出一片血红色的桃花。血顺着鳞片流到了尾巴上的毛球——他记得夏郴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毛球,老是一整个人扑上去,弄得他浑身发痒。

夏郴把小猫举了起来,摸了摸它的头顶,它很乖地舔了舔夏郴的手指。一个名字突然窜入夏郴的脑海,她笑着对小猫说道:“以后你就叫金角大王啦,我呢,就是你的主人。”

纵然失去了记忆,有些东西也已深入骨髓,不会遗忘。

巨大的闸刀放下,龙的头颅滚落在地,血流成河中,他眼中的光芒慢慢熄灭。

临终前,他想起了那年他们一起在海边看日出,他脑中浮现出的那幅关于夏郴的图景——有些事情,终究只能停在那里啊。他幻想中的情景,最后也没能实现。

二皇子站在观邢台,洋洋自得地笑道:“大哥他到死都不知道,之前左护法为了让那个女孩离开他,骗她说屠龙师的血会侵蚀他的元丹,使他衰竭而亡······”

刑台上的风猎猎作响,这个世界上,再也不会有一头粉色的龙了。

·END·

注:本故事源自微信公众号【惊人院】(wx:jingrenyuan)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
更多恐怖悬疑故事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惊人院

站长QQ:27658525